半颗糖

半颗糖的时间,半颗糖的距离,半颗糖的温度。
半颗糖,请慢用。

小事大琢磨,大事却无所谓

刘可忆:

有个现象说来真是好笑又可怕。就是有些人习惯在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上瞻前顾后,小到挑选一款指甲油。却常常在一些需要三思而后行的大抉择上,比如大到选择跟谁步入婚姻上轻佻又随便。其实指甲油涂错了直接抹掉便是了,可偏偏要犹豫很久。而婚姻这种事如果只是如你所想也就万事大吉,其实它远不是你以为的咬咬牙忍忍就过完一辈子了。可人们总是在感情或婚姻的择决上凭的是一时所想或一时所图。

无法把自己交给另一个人

刘可忆:

这周逃离帝都去山里找朋友呆了几天,原以为到了僻静陌生的地方会生出很多无谓的感概,没成想几天以来的大脑都是混混沌沌,以至于一篇文字都没有写。忽然发现曾经所坚信的,坚守的都已经在瞬间被赤裸裸的打翻,毫无过渡毫无衔接,在朋友面前,我脸上保持着最甜美的微笑,心里却塞满了对未来生活的茫然和无助。这种伪装只要是有人在跟前就会自动上演,无需排练无需酝酿。无法将自己彻底交付于另一个人,总觉得那样会被嫌弃,会被远离。有时真想知道自己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心口不一,变得如此兢兢战战。

刘可忆:

一想到人类要将自己对爱情,婚姻,家庭的毕生憧憬寄望在另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甚至完全陌生的人类身上,就不免觉得这真是一场悲壮异常的冒险。

永远都别让自己无牵无挂

深夜,读起这段文字,不经的想起了之前自杀的念头,是那种毫无牵挂的感觉让自己崩溃,每天重复生活着没有任何意义的生活,没有爱的人,没有爱自己的人,心空荡却放不进去任何东西。爱的离开,然自己一度无法坚持下去,可是却又没有勇气去自杀。呵呵,真的是唯一的表达。活着无论为什么,都得有个牵挂。这句话依旧让我心酸,还在期待那样的人的出现,可能这是我现在唯一的牵挂。

刘可忆:

温馨提示:


非严格意义上的励志文,含大量锥心的自言自语,


是一次与心魔周旋的过程。冗长。所以请谨慎阅读。



【这篇文本来在18日的清晨就快写完,但一直拖到次日的凌晨两点才开始修改和发布,为...

© 半颗糖 | Powered by LOFTER